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GVT0u'></kbd><address id='H66TC'><style id='vWjNu'></style></address><button id='3pKdn'></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依靠权势、暴力欺压一方 被扫掉的他们有多黑?

          2018年11月18日 13:36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号 点击:88520
          扫黑,这是2018年中国舆论的一个关键词,今年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
            

            扫黑,被扫掉的他们有多黑?

            扫黑,这是2018年中国舆论的一个关键词,今年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

            一个个曾经为非作歹、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恶霸、“地头蛇”、“黑老大”纷纷落网,还一方安宁,大快人心。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欺行霸市——他们被抓,猪肉每斤降了3块钱

            《黄飞鸿》里的赵天霸,《红色娘子军》里的南霸天,《变形金刚》里的霸天虎,《复仇者联盟》中的灭霸……

            影视剧中,黑恶势力大都带个“霸”字,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依靠权势、暴力,欺压一方。

            现实的扫黑除恶中,一个个老百姓口中“霸”也纷纷被揪出,绳之以法,比如“肉霸”“菜霸”“砂霸”“运霸”“路霸”……

            今年10月16日,湖北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对阮建国等23人涉黑案公开审理,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长达40分钟,起底了这个涉黑团伙的恶行。

            在咸宁,阮建国、佘益功团伙是当地有名的“肉霸”,为了垄断咸宁市咸安区集贸市场的生猪供应,他们通过暴力手段,禁止经营户到民康公司以外的屠宰场购买猪肉。

          资料图。中新社发李慧思摄

            他们纠结了一帮“小混混”,成立“地下稽查队”,发现运送和经营“外埠肉”的人员车辆,就手持凶器,在公路、小巷肆意打砸运肉车辆、扣押收缴“外埠肉”。

            他们还通过行贿,公然安排人员“挂靠”到咸安区食药局稽查局分局当“内线”,以协管员的身份参加日常检查工作。

            这个团伙的影响有多大?有个最直观的的数字:这个“肉霸”团伙被抓后,当地猪肉价每斤降了3块钱。

          图为陈金朝案宣判。法院供图

            横行乡里——过路车碾死一只鸡,他索赔180万

            有人称霸一行,也有人称霸一方。扫黑除恶的过程中,一些横行乡里的“村霸”、“地头蛇”被除掉,大快人心。

            今年8月,广东省高院通报了一起有名的“扫黑”案件。在广东陆丰湖东镇下埔村,“村霸”陈金朝获刑12年。

            在陆丰,陈金朝可以说是个恶贯满盈的人物,2017年11月被捕时,他和警方持枪对峙、相互射击的视频还上了当地电视台的法治新闻。

            不仅敢动枪,警方搜查的陈金朝的武器还有手雷、手榴弹。2017年8月,陆丰市水政支队到陈金朝居住地制止其抽沙破坏行为时,陈金朝还用烟花炮攻击执法队员,迫使对方撤离。

          资料图:广东警方展示扫黑除恶中缴获的物品。陈骥旻摄

            陈金朝更出名案件是因为一只鸡。

            2015年9月,陈金朝持自制斧头打砸一辆经过村口路段的出租车,对车内乘客进行殴打致伤。之后,陈金朝以路过小汽车碾压死一只鸡为由,向车主强行索赔180万元。

            在双方协商过程中,他持斧头打坏车窗挡风玻璃,用砍刀刺破4个轮胎,持仿六四式手枪和手榴弹威胁车主,车内一名乘客当场吓晕。

          资料图:民众举报黑恶犯罪领取奖励金。 陈骥旻摄

            变身“官老爷”——他自称“万岁”,逼人下跪磕头

            河南舞阳县澧河村原村党支部书记张健国以“万岁”自居,横行乡里;河北定州大辛庄镇泉邱二村原村委会主任孟玲芬给结婚的村民送花圈,被称为“最牛村主任”……

            在基层扫掉的黑恶势力中,村官变“村霸”的案例不在少数。

            2013年6月13日,澧河村100多名愤怒的村民集体到县政府上访,检举他们的村书记张健国。村民上访之后,调查组找张健国谈话。

            “别看你们正在调查我,我现在回到村里,村里的人还得喊我‘万岁’!”张健国的一句话,惊呆了调查组的人员。

            在澧河村,村官张健国独断专行、唯我独尊的事例数不胜数。不仅村“两委”的大小事张健国要说了算,连村民家办个红白喜事都要“先踩他家的门边”,经他点头同意。

            张健国本族的一个叔叔,家里要办丧事,出于对张健国的“尊敬”,去其家给其“汇报”。“汇报”完准备出门时,张健国居然以丧事晦气为由,逼迫其族叔给他下跪磕头。

            在澧河村,不仅张健国飞扬跋扈,其妻子也借其淫威大发不义之财。谁家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就必须给时任澧河村妇女主任、张健国妻子张爱萍交钱。

            2014年12月,舞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健国有期徒刑17年。

          资料图。洪坚鹏摄

            黑恶“保护伞”——赌徒公安厅副厅长“关照”着赌场

            地方上有黑恶势力为非作歹,其背后往往有腐败的影子,打击涉黑“保护伞”尤为重要。那么,到底哪些人在为黑恶势力“撑伞”?

            近年来查处的“保护伞”,较有名的是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周符波的落马。今年10月,周符波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的典型案例。

            2017年2月,被称为“文三爷”、“长沙黑老大”的文烈宏被抓,不久之后,湖南连续查处多名厅官,周符波排在第一个。

            有报道称,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就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

            当上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成了文烈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2015年,长沙市公安局准备调查文烈宏涉嫌非法经营案,周符波没作任何了解,就打电话给市局领导,要求作撤案处理。

            被查之后,官方通报了周符波的问题,这其中包括,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收受礼品、礼金,利用职权向多名私营企业主强借巨资炒股;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参与赌博,赌资巨大等等。

            有黑必扫,除恶务尽!

            整理:综合自中国新闻网(微信号:cns2012)、中国纪检监察报、湖北日报、澎湃新闻等

          顶一下
          (6662)
          踩一下
          (51141)
          ------分隔线----------------------------
          ------分隔线----------------------------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